站內搜索        項目查詢   專家查詢   網站地圖   重大項目要覽   管理規章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學壇新論

欢乐球吃球技巧攻略:說〔南呂〕一枝花

閆曉璇 趙義山  2019年05月27日08:42  來源:光明日報

欢乐球吃球怎么搜索人 www.qqtpo.icu

  在元人散曲創作中,有一個最為流行的熱門套式:〔南呂·一枝花〕。據隋樹森先生《全元散曲》的收錄,除無名氏作家外,創作這一套式的曲家就達44人,存曲100余套,而且有眾多一流曲家的名篇佳作,如關漢卿《不伏老》、《杭州景》、馬致遠《惜春》、張可久《湖上歸》、喬吉《合箏》等名家名作,尤其如關漢卿〔南呂·一枝花〕《不伏老》套曲,還成了歷代讀者傳頌的經典之作。與此相對的情形是,一些冷僻套式,如〔正宮·脫布衫〕、〔黃鐘·文如錦〕、〔大石調·驀山溪〕等,每種套式,常常不過一人一作而已。兩相比較,冷熱懸殊巨大。為什么〔南呂·一枝花〕套式如此盛行?其中又隱含了怎樣的曲學史信息?對于當下的散曲創作又有何借鑒意義?這些都是很值得探究的。

  欲探討上述問題,不得不先從〔南呂·一枝花〕之套式結構說起。縱觀元代散曲家所作〔南呂·一枝花〕套數,大多為“一套三曲”,形成〔一枝花〕→〔梁州(第七)〕→〔尾〕(或〔煞尾〕、〔隔尾〕)這樣的穩定結構,少有例外。其首曲〔一枝花〕較短,相當于引入曲;次曲〔梁州〕較長,適合對主要內容展開鋪陳;尾曲很短,方便收束或將情事引向高潮。比如關漢卿的〔南呂·一枝花〕《杭州景》:

  【一枝花】普天下錦繡鄉,寰海內風流地。大元朝新附國,亡宋家舊華夷。水秀山奇,一到處堪游戲。這答兒忒富貴。滿城中繡幕風簾,一哄地人煙湊集。

  【梁州第七】百十里街衢整齊,萬余家樓閣參差,并無半答兒閑田地。松軒竹徑,藥圃花蹊,茶園稻陌,竹塢梅溪。一陀兒一句詩題,行一步扇面屏幃。西鹽場便似一帶瓊瑤,吳山色千疊翡翠,兀良望錢塘江萬頃玻璃。更有清溪,綠水,畫船兒來往閑游戲。浙江亭緊相對,相對著險嶺高峰長怪石,堪羨堪題。

  【尾】家家掩映渠流水,樓閣崢嶸出翠微。遙望西湖暮山勢,看了這壁,覷了那壁,縱有丹青下不得筆。

  這套曲子,首曲〔一枝花〕先點出杭州的歷史變遷與名揚海內的“錦繡”繁華和“富貴”綺麗,表明杭州非等閑之地;次曲〔梁州第七〕具體描寫杭州城的繁華富庶景象,采用鋪排手法,從街市樓閣、山水田疇、風景名勝等一一列舉,與柳永《望海潮》“東南形勝”對杭州繁華與形勝的鋪排贊美有異曲同工之妙;尾曲〔尾〕以杭州城的美景難畫作結,戛然而止,給人余韻無窮之感。其首曲精彩,過曲飽滿,尾曲干練,正是喬吉“鳳頭、豬肚、豹尾”之曲體布局主張的典范。因此,這種套式結構,雖然短小,但結構完整:前有引序,中有鋪展,末有收煞,無論敘事抒情,都很方便,不像〔雙調·新水令〕、〔中呂·粉蝶兒〕等長套那樣,動輒七八曲,甚至十多曲,其鋪敘架構,很費斟酌,一般曲作者很難駕馭,也很難出彩。像〔南呂·一枝花〕這樣首尾完整、短小精悍、結構布局合理的套式,自然就樂于為眾多曲家采用了。

  其次,〔南呂·一枝花〕套式的盛行,還與其所用曲牌和套式之歷史悠久有關。就所用〔一枝花〕和〔梁州〕(或稱〔梁州第七〕)兩支曲牌而言,〔一枝花〕當來自宋詞,在詞中名《促拍滿路花》,康熙《欽定詞譜》卷二十列之。詞牌名下有注云:“此調有平韻、仄韻二體,平韻者始自柳永《樂章集》,注仙呂調;仄韻者始自秦觀……袁去華詞名《一枝花》,牛真人詞名《喝馬一枝花》?!庇衷諞夾療病洞倥穆坊ā反屎蠹影從鐫疲骸按艘嗲毓厶濉恕材下饋ひ恢ā辰宰詿頌??!苯窨妓未省洞倥穆坊ā墳圃弦惶逯掀?,多為九句六韻;而元曲中〔一枝花〕,亦為九句六韻,句式亦大體類似,有胎化之??裳?,故《欽定詞譜》之言可信。至于〔梁州〕,或名〔梁州第七〕,則明顯源于唐宋大曲?!緞綠剖欏だ種盡吩兀骸疤轂淅值?,皆以邊地為名,若〔涼州〕、〔伊州〕、〔甘州〕之類?!薄擦怪蕁臣礎擦褐蕁?,唐崔令欽《教坊記》“大曲名”中載之;宋王灼《碧雞漫志》論及〔涼州〕大曲時云:“〔涼州〕排遍,予曾見一本,有二十四段?!庇忠⒅板已泊蟊欏擦褐蕁吵埂?。以此曲又名〔梁州第七〕來看,應自大曲〔涼州〕摘遍而來。以上兩支曲牌,由唐宋而至金元,流傳樂壇數百年,其歷史悠久可知。

  如就〔南呂·一枝花〕之套式而言,〔一枝花〕作為首曲而構成套數,在元曲流行之前的金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卷七中有見,該套曲子敘說鄭恒編造張生在京城別為婚娶的謠言,鶯鶯聽后十分難過,紅娘勸鶯鶯不要相信鄭恒的胡言亂語。其套式結構為:〔南呂宮·一枝花〕纏→〔傀儡兒〕→〔轉青山〕→〔尾〕。那么,是否〔一枝花〕作為首曲而構成用〔南呂宮〕演唱的套數,最早就源于《西廂記諸宮調》呢?非也,因為作者在首曲〔一枝花〕后標明的那個“纏”字,便已明確透露出了它的來源?!安奔礎安睢?,它是“唱賺”中的一種曲式結構,產生于北宋?!俺弊魑恢指璩?,是以“套”為基本歌唱單位的,它的基本套式則為“纏令”“纏達”二體。耐得翁在《都城紀勝》中所載甚明:“唱賺在京師日有纏令、纏達。有引子、尾聲為纏令,引子后以兩腔互迎循環間用者為纏達?!庇紗絲芍?,《西廂記諸宮調》中的〔南呂·一枝花〕套,實來源于“唱賺”中的“纏令”一體,只不過為諸宮調借用而已。

  總之,〔南呂·一枝花〕套式中的兩支曲牌,一來自宋詞,一來自唐宋大曲;由〔一枝花〕作為首曲的套式結構,最早則源于北宋時期“唱賺”一體中的“纏令”;因其從曲牌到套式結構都有悠久歷史,自然積淀深厚,流傳廣泛,于是引起文人曲家的模仿。最早創作〔南呂·一枝花〕套的曲家,當推金末元初的商道(1194—1253后),同一時期的徐琰、馬彥良和奧敦周卿也都有〔南呂·一枝花〕套數的創作,說明這一套式在金末元初便已由民間“唱賺”一體的歌唱,演變為文人書寫的曲式,并為眾多曲家選用。

  在元代散曲中,〔南呂·一枝花〕成為最流行套式,除了以上所言該套式自身的體式結構特點和悠久歷史兩方面原因之外,還與名家名作的影響效應有極大關系。這自然容易讓人聯想起關漢卿的代表作〔南呂·一枝花〕《不伏老》。這篇套曲是關漢卿的自我調侃之作,整首曲子從頭至尾,作者都仿佛自潑污水,自毀形象,但實則是痛苦至極,欲告無門。首曲〔一枝花〕炫耀自己“一世里眠花臥柳”,過曲〔梁州〕自稱是“郎君領袖”“浪子班頭”,〔尾〕曲還公然宣稱自己是“響當當一粒銅豌豆”(俚語,意為“老嫖客”)。尤其堪稱“豹尾”的那支〔尾〕曲:

  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當當一粒銅豌豆,恁子弟每誰教你鉆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臺柳。我也會圍棋、會蹴踘、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咽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與我這幾般兒歹癥候,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天哪,那其間才不向煙花路兒上走!

  在語言表達上,可謂爽朗率直,痛快淋漓,顯示了曲文學特有的風格和意趣(趙義山《元曲選》)。此外,關漢卿還有前面所述的〔南呂·一枝花〕《杭州景》,以及〔南呂·一枝花〕《贈珠簾秀》等套曲,馬致遠的〔南呂·一枝花〕《惜春》、張養浩的〔南呂·一枝花〕《詠喜雨》、張可久的〔南呂·一枝花〕《湖上歸》、喬吉的〔南呂·一枝花〕《合箏》等等,也都是傳世名篇。這些套曲,無論嘆世、贈妓、言情,還是歌詠城市風光,都是當時最時尚,最容易讓讀者和聽眾陶醉的內容,他們當然也更樂于為歌兒傳唱,從而影響到社會的各個層面。在元明時期,越是往后,這一套式便越是流行,尤其在元末明初,幾乎達到風靡的程度,僅湯式一人,便創作了44套〔南呂·一枝花〕套曲,由此可見一斑。

  (作者:閆曉璇、趙義山,分別系四川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教授)

(責編:孫爽、程宏毅)

欢乐球吃球怎么搜索人

點擊返回頂部